希望你的人生像童话
而我则清醒于现实中

超短段子快闪点梗

接pure太太点梗:iye和小热狗
超级担心写很烂…
请太太多多包涵

#iye和热狗

“胜铉啊你在哪?延俊吵着要跟你玩,还一定要现在就见到你,我都快没辙了。”

隔着电话都能听见热狗扯着嗓子喊舅舅的声音…

“我在志龙家,志龙带家虎去打预防针了,拜托我照顾iye。”

“我要跟舅舅讲话!我要跟舅舅讲话!!”

崔胜铉把手里的猫粮放下,换了个手听电话。

“舅舅你在志龙哥哥家吗?我也想去~是不是有小猫一起玩呀?”

“…叫什么哥哥,没大没小的,要叫志龙叔叔才对。”

“才不要呢~因为志龙哥哥看起来很年轻!”

小鬼…还知道看起来年轻。给权志龙听见不知道该多得意…经不住可爱外甥的软磨硬泡,其实根本就是一撒娇崔胜铉就举双手投降了。

他就是对撒娇没什么原则。

延俊拒绝了崔胜铉帮忙的提议,拖着大袋装的猫粮给iye倒了满满一碗。小脸都有点红了,两道浓眉还是紧紧的皱着,快拖不动也咬牙坚持。这小子跟小时候的自己简直一模一样,倔强得要命。

iye踏着慵懒的步子走了过来,吃之前还自己洗洗脸洗洗小爪,特别优雅的吃相。崔胜铉蹲下来,想伸手去摸摸它毛绒绒的头,意料之中,第无数次被躲开。还挥了一把爪子,噫,牙尖嘴利的,真像炸毛时候的主人。

“好凶…舅舅,iye它不喜欢被摸摸头吗?”延俊也蹲下,两只眼睛看着iye泛着光的眼睛。

“没良心的家伙…听你志龙哥哥说,iye这种阿比西尼亚猫是埃及神猫的后裔,因为血统高贵所以自尊心也…”

崔胜铉的解释还没说完,iye就起身走到延俊跟前朝他脚下一卧,尾巴也乖乖盘了起来。

“哇~我可以抱抱你吗!”

看着被抱走的iye,小半截尾巴还一摇一摇,延俊开心得大叫。被留在原地的崔胜铉心想:这猫…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?

“iye你听过狼和牧童的故事吗?”
“iye你有喜欢的人吗?”
“iye…”

听着外甥奶声奶气的问着可爱的问题,心里软塌塌的,这个时候家里另一个小奶包在的话,得是多美好的画面啊!

玩累了的延俊爬上沙发,躺进崔胜铉怀里,打着呵欠,拉着他的手要听故事。崔胜铉认真回想了一下,哪个故事还是延俊没有听过的。

“舅舅好笨…志龙哥哥讲的每个…每个故事都不同,”又打了个呵欠,闭上了眼睛。“每个都很好听…我最喜欢志龙哥哥了…”

“你也是个小没良心的家伙啊…不是最喜欢我了吗?”轻轻拍着小家伙软软的后背,思绪都飞到自家小奶包那儿去了。“我也,最喜欢志龙了。”

“我回来啦——”

开门发现没有人甚至没有猫出来迎接一下自己的权志龙,伸头一看,沙发上一大一小一猫睡得很香甜呢。哎一古真可爱…偷偷拍了几张照片之后,轻手轻脚的坐在了崔胜铉旁边。

哥哥的睡相真好看,眉毛不再凶巴巴的,眼睛闭着,睫毛温柔的搭下来。

没忍住,偷偷亲在哥哥脸上。
好害羞…
再亲一次应该也没关系吧…



“…崔胜铉你跟我装睡美人是吧!!我看见你睫毛动了!!”


匆忙结束…
下一个梗点:#增肥计划
@達利先生家的貓 出场!

PURE_kilig:

[TG]   超短的快闪梗段子接龙


–日常吃醋


    他的脖子上还挂着条吸汗的白毛巾,但是有点儿脏了,因为刚刚抓着它不小心甩到了横梁上。安可几乎耗尽了他的所有力气,嗓子因为嘶吼而微微干涩,喉咙痒痒的,再喝一瓶水也无济于事。


   染成了白色的头发乱糟糟的耷拉下来,湿漉漉的,有好几缕过长的额发遮住了眼睛,点在眼睑下的痣已经有些花了,晕开在了微微潮红的眼角。


   他推开休息室的门,下一秒,有人粗暴地摁住了他赤裸的肩膀。他被推着压到门上。后脑勺却不疼,有一双手掌轻轻接住了。


   “为什么要让粉丝摸你的脸?”崔胜铉几乎压在了他的身上,身体打下来的阴影完全笼罩住了他。男人的脸色实在称不上好:“你的脸上次就是这么被划伤的,记得吗?”


   “这次没有,”权志龙只是微微抬起了头,他的下颌线有一半没入阴影里,剩下那一半则露出滴下汗水的薄削弧度:“只是因为那是个男粉丝,你就不能承认你吃醋了?”


   他轻轻笑起来,喉结发出轻微的颤抖。下一秒,他被阴影完全覆盖了,崔胜铉吻了上来。氤氲的热气从鲜活的身体里散发出来,它们在密封的休息室里升温,至旖旎的空气攀升上他眼角与眉角的那一抹淡红。


   崔胜铉用舌尖挤入他的齿缝,匆忙地扫过那些熟悉的齿列,仿佛只是为了留下自己的气味。继而是额头、鼻尖与下巴,他亲吻那些熟悉的皮肤,迫不及待地感受滚烫的温度。直到权志龙睁开了眼,从琥珀色的破碎瞳孔里,他看见自己思念成疾的眉梢与嘴角。


   “我要去赶飞机了,下一站是雅加达”权志龙陡然推开了崔胜铉,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的上唇:“哥来吗?我知道你最近没有行程。”


   “你小子——”崔胜铉后退一步,深吸了口气,又伸出手,用拇指轻轻抹掉他眼尾晕开的黑色十字架。接着他看了看正全神贯注盯着他看的权志龙,缓慢地点了点头。


“你又重新回到舞台上了,真好。”他的男朋友笑起来,踮起脚轻轻吻了吻他的耳垂:“哥,我在雅加达等你。”



希望排版不要太难看,下一波 @xxxHaruHaruxxx
梗:iye与小热狗!起立打call!


然诺重:



#起床气

对于一个睡眠质量极其差,一个起床气严重的的人来说,同居一开始简直不要是更糟糕的决定。

“权志龙,你不用工作的吗?起床了。”崔胜铉洗漱完毕穿戴整齐才来叫权志龙起床,被子中间鼓鼓的一团一动不动,崔胜铉把被子扯开,又抢权志龙抱着的枕头“你抱这么紧干嘛?”

“你走开啦,不要碰我的枕头!”权志龙的起床气在亲朋好友之间实在是远近闻名,被打扰睡觉到这种程度还没有骂人,崔胜铉突然有种自己是这人真爱的自觉了。

“……”崔胜铉拽不过来,改揉权志龙的头发“不过权志龙,这是我的枕头……”

“你人不让我抱,枕头也不让抱!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…”权志龙活像一尾离了水的鱼,在床上胡乱扑腾。

“我什么时候不让你抱了…”

“狠心的男人,做完了就把我扔一边自己睡去了,我才不要更委屈的好吗?”

崔胜铉终于按住了权志龙,赶紧哄人“怪我怪我,还不行?”

“本来就怪你!什么叫还不行!”

“好好好,怪我,可志龙不能因为生气就不上班啊,你不是说不要我养,志龙要养我的吗?嗯?”崔胜铉脱了拖鞋跳上床,总算把人拽了起来“来,哥哥给志龙穿衣服。”

权志龙半靠在人怀里还不老实,又耍赖“不要穿这件!我要穿你那件!”

“好好好,那志龙穿哥哥的。”崔胜铉把睡衣扣子帮他解开,因为尺码差太多的缘故,很轻松就把衬衫给他套好了。

“崔胜铉!”权志龙停了一会儿,看着崔胜铉很认真的帮自己穿裤子,不免有点脸红,声音也小了下去“是不是只有我穿过你的衬衫?”

崔胜铉没犹豫“是。”

权志龙有了点底气,老早就想问的问题,终于借着起床气问了出来“是不是只有我才跟你同居……过?”

“是,所以还不太习惯有人在我旁边睡,”崔胜铉小心的给他穿好袜子,亲了一下他的脸颊“不过我想,你会让我习惯的。”


接下来就期待@PURE_kilig 的吃醋梗啦




達利先生家的貓:



啊,超级渣的点梗。

心痛。


#睡前玩手机?不如来XX


权志龙喂给了Ayi最后一条小鱼干,又把ayi从头撸到尾,抱到沙发上,便快速跑到房间里砸上了房门,将小捣蛋鬼关在了门外。



任由炸毛的猫咪在外面不断的叫唤和无尽的挠门,权志龙揉了揉脑袋长叹一口气,终于解决完一个捣蛋鬼。


站在刚刚关上的房门前重新扯了扯那本来就松松垮垮的睡衣,里面什么都没穿,权志龙咬了咬牙,想了想反正今晚不要脸了,豁出去了!


“怎么了?”崔胜铉靠在床上玩着手机,一旁还放着一杯红酒,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着头盯着手机。“这么用力的砸门。”


“没事。”权志龙磨磨蹭蹭爬上床,故意撩起被子,把腿露出来搭在上面,从被窝里露出眼睛盯着崔胜铉。


可是,崔胜铉没有要理他的意思,继续刷着ins,还盯着手机傻笑,不时的举起红酒抿几口。


“哥,你和我说说话嘛。”权志龙耐不住,伸出手扯了扯他哥的衣服,又把自己的腿搭在了崔胜铉的身上。“今天晚上我把ayi关外面了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我们两个是不是可以……”


“嗯……”崔胜铉继续看着手机刷ins,根本没听进去他说的话,伸手搂过人在怀里,“那你先睡吧。”


“……”权志龙,瞬间有点炸毛,不过为了今晚不穿内裤的胆量,他忍住了,直接抢过了崔胜铉的手机,丢到了自己这边的床头柜上,死死的盯着他。


“干嘛抢走手机。”崔胜铉看着眼前鼓着嘴的人觉得好笑。


“那你干嘛玩手机不理我?”权志龙翻身跨到了崔胜铉身上,一手抵着床,一手扯着他的睡衣不放手。


“没有啊,我理了你。”崔胜铉觉得发脾气的人太可爱,不自觉的发笑。


“‘嗯’这种也算吗?”


“不算吗?那也是回答了。”崔胜铉忍不住直接在生气的小人嘟起的嘴偷了一口。“好了,别气了,我不玩手机了。”


“哼。”


“你刚刚想说什么?”崔胜铉一只手扶上小家伙的腰,另一只手揉了揉他的头毛。


“xjdksksbskak”权志龙脸忽然通红,说的小小声声的。


“什么?”崔胜铉凑近听。


权志龙直接趴在了他的肩上,软趴趴在的对着他耳说到:


“我里面什么都没穿。”


“我知道。”


“你的衣服我刚刚就解开了。”


“崔胜铉,你个流氓。”



下一个有请皮衣 @然诺重
起床气梗,掌声起!!!!


M_m_a_y:


——中秋节,洗碗吗?——


“哇,外面的月亮好圆!”


谁惊喜的叫了一声,一大家子人都跑到落地窗边看漂流在汉江上的一轮玉盘。


权志龙凑过去看了一会,就把靠窗的地方腾给闹着要看要看的热狗。这孩子最近特别爱凑热闹,非要钻到大人中间去。


崔胜铉对着一池子的碗筷,心里发愁,沾着汤汁油污的餐具杂乱的堆在洗碗池里,像姑娘晨起没有梳理过的头发。胶皮手套有点短,袖子被打湿了一截,洗的却很认真。


“谁家的田螺姑娘这么勤快呀?”凑过去抓人腰间的睡衣,软绵绵的声音光用听的都知道带了多少笑意。


“嗯……我猜大概是——你家的?”


“猜对啦!”


啃得秃秃的手缠上去包绕小臂露出来的皮肤,洗碗的人动作娴熟,结实的肌肉就在权志龙的手掌之下用力。硬邦邦的。沾着水珠的。


“洗碗精会伤手,你别去弄。”


“哥从前还用这个吹泡泡呢。”背后的人今晚喝多了一点,很猖狂的样子。


“好了好了你来弄水。”


“嘻嘻(#^.^#)”


撒泼打滚的小孩子满意了,改换一只手搭在面前的人肩膀上,另一只去够水龙头。


“开大一点。”操作员照做。


“别别别太大了,溅我一身。”操作员关小一点。


“先这样。”操作员暂时无事可做,开始走神打量面前后脑勺上短短的头发。这么短,摸起来肯定扎手。


继而一手扯着把手的权志龙专心的开起小差来,对着洗碗工崔田螺姑娘仔仔细细的扫描——


“烫烫烫!啊快关掉!”


“哥的屁股真翘。”
……
……
捣蛋鬼终于被一脚踹出厨房。


中秋节恶搞一下
下一位 @達利先生家的貓 睡前玩手机【搓手手】
祝吃月饼的节日快乐!


月魄:


我写的非常的短
且渣(掩面


#鸳鸯浴


权志龙皱着眉头的把自己塞进了浴缸里。


极为少见的灵感枯竭选择在今天找上了他,加上前些天扭到的脚踝像是捣乱似的不停传来一阵阵的疼痛,愣是咬着笔杆一个小时写不出什么具有实质意义的东西,只好妥协的放弃执着先去洗个澡重新整理整理自己的思绪。


他把不能泡热水的脚跨在浴缸边上,温暖的水与充斥着整个浴室的热气令人放松,权志龙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享受这幸福时刻。


但当他因为门被拉开的声音而睁开眼睛时,这美好却短暂的时间却已经离他而去了,原先在客厅的崔胜铉脱去了身上的衣物进到了浴室,并且任性的把自己也塞进了浴缸里。


此刻的权志龙只能被圈在崔胜铉的怀里,甚至没办法阻挡那人带着不良意图的手掌,他仰躺在崔胜铉的肩窝,不满的咬了咬那男人的脖子。


“哥......”权志龙安静了一阵子后望向崔胜铉,眼神里带着点幽怨与无奈。


“你顶到我了。”原先看着快哭出来的脸上却突然换成了一抹不怀好意的微笑。


下一位是@M_m_a_y 太太www
我要点的梗是#一起洗碗(玩水)
非常期待了wwww



xxxHaruHaruxxx:


首页宝宝们中秋快乐!
很懒的我不想填坑就想到了快闪点梗~


主题是:日常


菠萝先来——


#叠衣服


 “哥啊,我还在公司呐,你能不能帮我把昨天买的衣服收进衣帽间啊?”


 “就堆进去就行了吗。” 


满含磁性又高冷的声音说出了让权志龙想打人的话。


“当!然!不!行!!要收拾整齐才行啊!!”


 “…哎…怎么弄啊?”


 “长外套挂起来,短外套放进柜子的格子里,衬衫叠起来放抽屉blablabla…记住了吗?”


 “哦…” 


满心欢喜的权志龙,在回家的路上脑补着崔胜铉把家务活做得很好的样子。衣柜里整整齐齐的,衬衫服服帖帖的,嗯,生活是很美好的~ 


“嗯,请问一下,崔胜铉先生。”捏着皱成一团的衬衫,看着上头错综复杂的折痕。“你是怎么把它折成这样的你告诉我。”


 “就…想折成你平时折的那样…” 


权志龙看着地上三件折痕不同的衬衫,想起了有次看到了延俊的折纸书,这折痕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 叹了一口气,伸手拿过已经变成一团的衬衫。


 “看好哦,这样…”


抓住家务白痴哥哥的手,开始了亲自教学。 小手软软的,声音甜甜的,眨一眨眼睛都好像有小星星。认真的样子,倔强又温柔。


 “终于好啦~哥会了吗?” 


“哎一古这个太皱了,脱了你身上的,然后重新教我一次吧。”



下一个请@月魄 太太上场~
我点的是:#鸳鸯浴
请太太自由发挥



评论(6)
热度(173)
  1. 達利先生家的貓M_m_a_y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啊,超级渣的点梗。 心痛。 #睡前玩手机?不如来XX 权志龙喂给了Ayi最后一条小鱼干,又把ayi从...

© xxxHaruHaruxxx | Powered by LOFTER